Skip to product information
1 of 1

jisaam books

《白色畫像》賴香吟

《白色畫像》賴香吟

Regular price $16.00 USD
Regular price Sale price $16.00 USD
Sale Sold out

#貳叄推薦

《白色畫像》淺灰書衣,白色潑墨染上半部分,雪的顏色血的型態。

「白色」的「所指」龐大而沈重,指稱的白色恐怖餘毒與遺傷,在往後的台灣文學作品中一直揮之不去。1945年台灣結束日本統治時期,國民黨政府交接不善,施政偏差、用人不善、經濟的計畫讓失業問題嚴重,不少台灣本省知識分子在政治上無法實施抱負,加上本省人和外省人的矛盾等等,終引致1947年「二二八事件」的醞釀與爆發。軍事鎮壓當中,大量市民失蹤、被殺害,台灣人無從選擇,從日本殖民轉換至另一種國民黨極權的「殖民」。1947戒嚴令施行,憲軍可以無預警、無理由地以維護國家為名,侵害台灣人的人身安全和權利。「白色恐怖」中,「二二八事件」變成被噤聲的「禁忌」,「白色」無處不在,沈默不語,卻並非「無事發生」。如同《白色畫像》的淺色書衣底下,是黑色的封面。那些壓抑和顧忌底下的,是巨大濃重的陰影,是無數犧牲與暴虐的堆疊。直至這樣多年以後,台灣多元發展的進程,同志運動的成功,都無法完全擺脫來自四十年「白色恐佈」的威脅與夢魘。

書中中篇小說〈清治先生〉寫:「不過,事情可能就像波浪,一圈一圈往外散出去,只要被牽連到,再小人物也會被帶走。」貌似「輕描淡寫」地道出了白色如何「恐佈」。任何人,無論背景出身才能,置身時代政局的洪流裡面,根本毫無抵禦能力,也別指望能夠成為局外人。即使清治先生沒有被死硬背誦的「主義」和「精神」洗腦,但是為求自身和家人安全的他,也只能夠在教育機構中小心躲避,即使自己曾經也是個有理想的青年——「他感到悲哀。悲哀這樣的詞,他本是不用的,可這年餘,常與那青年不歡而散,有時還須加裝同意,讓那青年留在自以為正確的政治真空裡,那種時刻,他明白了什麼是悲哀。」

「四個下午,剛好就是四個我們。」縱使中年的蘇清治選擇了安穩,和他的大學好友走上不同的路向,他心底裡依然會想起,自己年輕時候也曾經好奇,曾經望著天上的雲想知道後面有些什麼。成為記者的好友劉平跟蘇清治說羊的現象——只要受到驚嚇,就會錯亂地,只想往別隻羊身上擠。

可能是以為這樣比較安全,但是一堆羊擠成一團,動來動去,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若是有一隻不小心掉到山坡下去,後面整群也會一隻跟著一隻掉下去。羊,那樣白色的意象,也讓人自然聯想到白色恐怖時期,在政治和社會的亂局中,紛紛嚷嚷驚嚇或者激動,都是這樣牽一髮動全身的畫面。一幅「白色畫像」就這樣傾瀉出來。

View full details
  • Shipping

    Share the details of your shipping policy.

  • Returns

    Share the details of your return policy.

Image with text

Pair text with an image

Pair text with an image to focus on your chosen product, collection, or artist. Add details on availability, style, or even provide a review.

Image with text

Pair text with an image to provide extra information about your brand or collections.